当前位置:首页>学习园地>正文
中国能源发展的两个关键:煤企转型和新能源开发
───
发布时间:2015-09-24 11:53    作者:中共石拐区委办公室    浏览次数:     【字体:

政策资讯

 

中国能源发展的两个关键:煤企转型和新能源开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十八届五中全会即将在10月份召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是其中一个大热点。在认识、适应、引领新常态的当下,传统行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程度加深,新兴产业层出不穷、表现不俗。因此,中国经济网特别挑选了汽车制造、家电、房产、计算机和通信、纺织、百货、基建、银行、能源、钢铁等十大传统行业,以及无人机、机器人、3D打印、物联网、新能源车、互联网金融、专车服务、智慧医疗、餐饮O2O、服务业O2O等十大新兴行业,分别进行了梳理和展望,以便读者能更清晰地了解这20个行业正在以怎样的姿态迎接'十三五'的到来。本文即《十大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十大新兴行业前景展望》系列报道中的第9篇。

今年以来,我国煤炭、石油、电力等能源产业一直处于低位运行,据“中经产业景气指数”显示,三个行业前两季度的产业预警指数均在偏冷或过冷的范围。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在727日召开的上半年全国能源形势发布会上也曾指出,上半年传统用能行业需求大幅回落,能源生产、投资、进口增速下滑,能源供需总体宽松。然而,当前能源消费低速增长、市场供需宽松的格局,也为能源结构调整优化提供了契机。从当前出现的一些新的能源消费特点来看,新能源的发展还将是未来的大趋势,而转型升级则成为煤炭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煤炭产能仍过剩行业整合步履蹒跚    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显示, 2015年上半年我国煤炭产量约17.9亿吨,同比下降约5.8%;四大主要用煤行业中除化工行业外,电力、钢铁、建材行业用煤量均有所减少;全国进口煤炭约9987万吨,同比下降37.5%。另有分析称,在市场需求无大幅回升及相关政策的影响下,今年我国进口煤炭量会继续保持下降态势,预计将降到2.2亿吨,较去年全年减少7000万吨。 受需求量减少和环保政策的多重影响,淘汰落后产能依旧是能源行业重要的发展方向。中国经济网记者从国家能源局网站获悉,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联合发布了《2015年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计划》,其中明确规定2015年全国淘汰煤矿数量为1254处,其中关闭退出1052处,改造升级202处;计划淘汰落后产能7779万吨,其中关闭退出6391万吨,改造升级1388万吨。

各地方也在都在控制煤炭产量,根据山西能源发展战略规划,到2020年,原煤产量将控制在10亿吨以内,内蒙古也计划将今年全区原煤产量控制在10亿吨以内。近日,山东省发改委和省煤炭工业局日前联合发文,确定2015年全省煤炭产量控制在1.46亿吨以内。 从前7月的数据来看,山西省累计生产原煤5.31亿吨,同比下降4.3%。陕西省煤炭产量2.63亿吨,同比减少2020万吨,下降7.1%,山东省煤炭产量8610万吨,同比下降5.5%;云南省煤炭产量2763万吨,同比下降10.7%;辽宁省国有重点煤矿煤炭产量3082万吨,同比下降7.8%

尽管如此,在业内人士看来,煤炭产量控制依旧任重道远。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主任邢雷表示,“目前煤炭产量降幅出现了收窄的情况,说明了控制产能的任务还是比较艰巨。”汾渭能源煤炭分析师王旭峰表示,“煤炭产量同比去年有所下降的,但是整体产量还是很难控制。中小煤矿关停对总量影响不是很多,几个主要矿区的生产能力还是挺强的,并没有降多少。” 在此状况下,煤炭企业实施转型升级已经成为必然选择。有媒体报道,在行业低迷的环境下,已经有九成煤企陷入了亏损的局面,企业要想脱困自救,就要摆脱单一生产煤炭品种思维的束缚,一方面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在煤炭主业上实行大集团跨区域发展战略,一方面要顺应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互联网+等国家大的战略布局和新兴市场的发展需要,抢滩登陆具有发展前景的新兴产业,从而抬起头走路,增强煤炭企业的内部造血功能,在煤炭市场回暖后,实现经济效益的最大化。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认为,寻找新的增长点、转型、煤炭清洁化、煤炭走出去等措施,都可以成为煤炭企业应对困境的中长期措施。

传统行业比重已开始下降新能源必成主力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4年底,国务院颁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指出,我国优化能源结构的路径是: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大力发展风电、太阳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安全发展核电。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天然气比重达到10%以上;煤炭消费比重控制在62%以内;石油比重为剩下的13%。 而地方政府也在陆续推出相应的扶植政策。826,北京市颁布了针对“201511日至20191231日期间并网发电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市级财政按项目实际发电量给予奖励,奖励标准为每千瓦时0.3(含税),每个项目的奖励期限为5年”的政策。在业界看来,这将有可能在全国范围内形成更为显著的示范效应,对分布式光伏,乃至整个中国光伏产业都是重大利好。 对于我国新能源未来的发展,行业内普遍认为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提高低碳非化石能源比重,降低化石能源比重,实现增量调整;二是提高石油、天然气在化石能源比重,降低煤炭的比重,实现存量调整,并实现化石能源清洁化;三是提高水电、核电、太阳能发电、生物质能发电的比重,降低煤电(火电)比重。而我国的能源结构调整进度也正在向计划目标不断前进。 据中电联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全国主要电网统调发电量比上年同期增长0.6%(日均),最高发电电力合计72644万千瓦,比上年同期增长1.5%。其中,火电20879亿千瓦时,同比下降3.2%;水电4234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3%;核电772亿千瓦时,同比增长34.8%。另外一组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火电机组发电量同比降低约5.19%;水电机组发电量同比增加约18.06%;风力及光伏机组发电量同比增加约9.63%

晶科能源全球品牌总监钱晶在谈及光伏业的未来时说:“畅想一下,5年以后,中国可能是所有的工商业、公用设施等适宜安装光伏的屋顶都被要求使用光伏新能源,并获得相对应的绿色评级;碳排税可能纳入立法,企业根据每年用火力发电的量,承担相应的碳排税,就是说用传统电力需要交税了,所交的税作为财政部光伏新能源补贴资金的来源之一。”

新能源发展有待突破政策及技术瓶颈

我国的新能源开发与利用虽已进行多年,但发展水平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如何突破在能源开采利用过程中技术性问题,掌握核心技术等已至关重要,而与具有先进技术的国家开展合作和通过政策扶植引导国内企业研发关键技术等方式都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国家在发展新能源过程中,除了技术问题,还需解决政策支持力度稳定性以及利益机制协调的问题。如我国新能源产业正在遭遇的限电和拖欠补贴问题,国家能源局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风电弃风电量175亿度,同比增加101亿度,平均弃风率15.2%,同比上升6.8个百分点。弃光电量约18亿千瓦时。这意味着,半年时间内中国约有近200亿度清洁电力由于被限发而损失,同比翻一倍多。这些损失的电量折合标准煤接近600万吨。

同时,由于资金来源渠道问题,目前我国新能源补贴缺口达数百亿元。另外,因为审批程序过于繁杂,一些企业拿到补贴的时间有可能超过一年半。对于我国新能源发展的政策支持问题,能源行业研究员宋智晨表示,首先,政府应推动完善新能源立法和规划并对新能源产业进行长期的资金支持;其次,要因地制宜重点发展相关产业;最后,要积极引导对新能源产业的消费需求并大力培育新能源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

对此,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谈到,目前,“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正在制定中,其核心是要体现习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6次会议上提出的能源发展要实现“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要求,在保障能源供给的前提下,把加快发展非化石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促进能源体制改革和科技创新,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放在更加突出重要的位置。

 

 

           (本期参阅内容由区经济商务和信息化局提供)

相关阅读
〖文章来源:中共石拐区委办公室〗〖责任编辑:中共石拐区委办公室〗〖打印〗〖关闭
Copyright(c)2013 中共石拐区委办公室主办  中共石拐区委宣传部承办
地址: 电话:04728728004  ICP备
中共石拐区委办公室版权所有